中国乘联会2月份上半月乘用车销售大降92%全国日均只卖2249辆

乘联会公布了最新一期汽车销量数据:2020年2月上半月(2月1-16日),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内乘用车厂家零售销量同比大跌92%,跌幅创历史最高纪录。

销售数据显示,受到春节假期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月第一周(1-9日)全国乘用车日均零售销量仅811辆,相比去年同期的22965辆,大幅下跌96%。

变革之下,投资行业在走向专业化。

“疫情让我感受到了强大的民族凝聚力,我们时刻为陌生人的康复感到快乐。妇女节来临,我希望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女同胞能够早日脱下口罩,大家安好是我们最好的节日礼物。”韩玉苗说。

在资本狂潮阶段,“加大杠杆多募资金”、“追热点”、“做高估值”、“A轮进B轮出”、“赚管理费”、“自己做个产业出来”都可以成为基金存在的理由。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自2018年第三季度起,中国私募股权市场交易活跃度接连5季度滑坡;至2019年第三季度,交易案例数量、交易总金额、单笔交易投资均值均创3年最低。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多次公开表示,中国将在硬科技领域领跑全球,其中将以人工智能为主,“移动互联网市场不足人工智能的十分之一。”

2019这一年,樊磊辗转换了三份工作,“薪水有增无减,只是与投资行业渐行渐远”。

2019年,在创投市场的大浪淘沙中,脱颖而出的优质项目及头部机构无一不获得了抢占市场的绝佳机会。

“这样,也就背离了投资的本质。”周枫表示。

2019年10月,吴峰选择了裸辞,“没想好除了投资还能做点什么,目前在待业。”

“遗憾是肯定的。”樊磊表示,“不过,是我自己做得不够好,我不会把逃离投资圈归咎于大环境。我没有建立起寒冬中应有的‘议价能力’。”

与吴峰和陈莉不同,马斌自称是一个“不在乎钱,也无所谓投或管”的2019年应届毕业生。

“毕竟刚毕业,没有经验,资本寒冬下的人员重新调配和强制跟投政策我可以接受。”已离开原VC机构而跳槽到上市公司战略部的马斌表示,“但是,学历背景光鲜、从小被视为‘优等生’的我,不愿意成为二八理论中的分母。”

然而,疯狂出手、“捧杀”独角兽、上市公司兜底收管理费等乱象,使机构直接遭致资金链断裂、裁员降薪、无钱可投的恶果。

陈莉说,当前的硬科技就是那块石头,“但我们很多人却没有了爬到山顶的资格”。

如今,“银河的距离”重新横亘在樊磊的理想与现实之间,“市场会好起来的,只是银河的另一头已不再是我们”。

“战场不分男女,大家使命一致”

“我们自己做投资,分析了那么多行业,但是很少有投资人好好分析过我们自己所在的行业。”马斌笑了笑说,“不仅在项目端,在投资行业内,二八理论一直存在。”

2019年,陈莉80%的时间都在投后管理上,如项目撮合和退出安排。“2018年及之前,我可以花全部的时间在找项目、尽调、材料准备及投委会沟通上,现在觉得自己更像一个中后台人员。”陈莉表示。

陈莉强调,“在机构内部,投资经理、高级投资经理、投资总监、合伙人都必须跟投,职位越高,跟投比例越大。”尴尬的是,“返点遥遥无期。”

“在投资行业工作,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需要不断学习,因为这个岗位的天花板真的很高。”郑越深有感触。

“老伯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女儿,每次想到他,我就充满感动和干劲。我定会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大家。”杨欢说,隘口边境派出所下辖3个村,其中有14个屯位于边境线上。为了辖区群众的安全,她每天和同事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排查疫情。

2019年末,樊磊回到东北老家,“室外零下20几度,但可能在北京经历过‘寒冬’,并不觉得冷。”他笑了笑说。

投资是极度依赖于人的行业。

“只有身在战场,心才能踏实”

“资本本逐利,那不是什么英雄主义。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陪伴’一定是要‘互相成就’的。”郑越表示。

2019年,机构被迫变得冷静。

广西与越南陆海相连,人员往来密切。疫情发生以来,妥善处理好归国返乡人员及滞留外籍人员的防疫工作,是边境警务工作的重要一环。在这些重要的关口,少不了女警们的身影。

“我们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经常加班到深夜。”七星分局人口管理大队副大队长刘云莉说,自1月29日起,9名女警员组成了数据核查分组,负责七星区疫情相关的数据收集工作,平均每天处理一千多条数据。

那一刻,吴峰意识到,资本寒冬已凶猛袭来。

从这个角度看,“2019年何尝不是一面‘照妖镜’?”马斌称。

马斌无奈地感慨称,“我自己离头部机构越来越远了。”

视频结束后,柳州市公安局柳石派出所民警刘敏敏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她跟儿子有三个星期没见面了,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儿子这么久。疫情发生后,刘敏敏和同事负责辖区防疫的同时,主动参与柳州汽车总站的联防联控工作。

曾在传统企业研发工程部工作四年的郑越感受到了“机构的厚待”。他表示,“以前总觉得比学金融的同事‘矮一头’,现在不会了。”

“是是是,老伯,是我!”

正如周峰相信,不用多久,创业者就会开始‘反哺’投资人。当劣币被驱逐,当泡沫被戳破,不管市场上的钱是否充裕,投资人的春天都必将到来。

“您好,请停车配合检查。”在崇左市宁明县寨安边境检查站,民警杨莎莎和同事正忙着为出入人员测温登记。这里是连接东盟国家的交通要道,疫情期间,杨莎莎和同事有时一天发放800多份防控宣传资料,监测体温2500多人次。

同刘云莉一样,来自崇左市扶绥县公安局治安管理大队的85后民警韩玉苗也是一名信息“核实员”。自1月26日以来,韩玉苗与工作组同事汇总整理各类数据信息超8万条,所有数据均做到零失误、零延时、零漏报。

众生百相,正如樊磊所感,投资行业是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

对于入行初期即对投资抱有极大热情的吴峰来说,投不到项目的日子无比难熬,甚至“让人感到绝望”。这样的绝望拖拽着吴峰逃离,却让他心有不甘。

60岁的黄辉和是崇左市友谊镇卡凤村米七屯的村民,他双目失明,生活困难。疫情期间,平日和他闲聊的老人不再串门,这让杨欢有点放心不下。每次到卡凤村排查疫情,杨欢都要去照看老人。

这样一来,机构的收益能力越来越弱,投资经理们接触的项目也越来越不尽如人意。

谁的离开又是甘心的?

“妈妈和警察叔叔们在打‘怪兽’,很快就回家了!”

正如樊磊数次强调,“再待下去,我也看不到希望。”

“当一个简单的故事或概念无法说服市场,投资人开始青睐‘硬实力’的价值。”硬科技领域投资经理郑越表示,“硬科技算是在资本寒冬中烧了一把火。”

昔日在非头部机构就职的马斌称,自己“只能接触非头部企业。”

2019年,在一些质地一般、有上市前景的企业融资时,更多的机构会上前争夺份额,本就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中小机构不得不应对更加激烈的竞争。马斌见证了当时所在机构所面临的尽调流程缺失、条款退让、企业估值攀升等一系列境遇。

对于行业政策的了解、格局及概况的研究、财务知识的学习以及尽调经验的积累、模型的搭建、法律知识的学习、企业上市可行性的熟悉,每一项都是巨大的工程,但对于初入行之人又都必不可少。郑越表示,“毕竟在投资领域,知识就是金钱和地位,也是陪伴创业者走下去的第一要义。”

是否曾想过转投硬科技?陈莉表示,“对于科技外行来说,入门门槛过高。”

然而,2019年,“资本市场处于折点式的波动期,这时我们很难去培养新人。”周枫解释称,“不懂硬科技,很难投成。”同时,由于部分投资经理缺乏产业实战经验,对项目的理解更多来自于团队前辈的指导,因此在报项过程中,他们会将机构前辈所表达的倾向无限放大。

陈莉却羡慕这样“重新开始”的机会。

陪伴是个感性的词汇,郑越却不喜欢媒体对于投资人情怀的过分渲染。

“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边民”

“我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是一名警嫂,更是一位使命在肩的党员民警。在这个特殊时期,我只有身在战场,心才能踏实。”刘敏敏说。

提到这,陈莉想起书上看到的一个关于雷军的小故事。

具有产业背景的投资人优势显现。

她们是来自公安队伍的战“疫”警花,哪里有需要,她们就出现在哪里,用温暖与爱为抗疫助力,用责任与坚守为平安护航。

“好项目变得越来越少,明显感觉整个人突然闲了下来。”2019年中旬,互联网医疗领域投资经理吴峰开始慌了,“看上去还不错的案子经常被批得一无是处,认为保过的案子也十有八九会被按下来。”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

“女儿,是你来了吗?”

测量旅客体温、宣传疫情防控、核实个人信息……每天,刘敏敏和同事深入辖区麻将馆、旅馆等场所,开展防控宣传和劝散工作。春节期间,父亲摔伤骨折,刘敏敏把父亲送到医院后又立即返岗工作,辖区分管的6个社区处处都有她和同事匆匆的身影。

广西崇左边境管理支队隘口边境派出所民警杨欢和同事商量疫情防控的话音还未落下,五保户黄辉和就听出了她的声音。

“此前,机构‘空心化’问题长期存在。”PE从业者周枫,“很多投资经理没有经受过传统行业洗礼、没有在科技行业实践过的情况下,直接选择将投资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渐行渐远”的投资经理,不止樊磊一人。吴峰选择了裸辞,陈莉不再忍受“跟投”压力,马斌“看不到未来”……

2009年,雷军40岁生日,与朋友喝酒过程中感慨道:“人是不能推着石头往山上走的,这样会很累,而且会被山上随时滚落的石头给打下去,要做的是先爬到山顶,随便踢块石头下去。”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创投市场的投资热点集中在IT及信息化、互联网、医疗健康等领域。其中,IT及信息化融资案例数量最多,共315起,占据所有细分行业案例数量的17.86%。

坚守者坚信,那仍是一团火,有光,一定可以穿越寒冬。离开者同样感念这一职业生涯的淬炼,只不过,他们曾经视自己与投资行业“大概隔了五条银河”,如今,“银河的距离”重新横亘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市场会好起来的”,只是银河的另一头已不再是他们。

(应受访者要求,文章樊磊、郑越、吴峰、陈莉、马斌、周枫均为化名)

正如热钱多的时候看不出一个项目真正的价值,市场好的时候投资人自身的许多短板也未能完全暴露。

2019年匆匆离场的樊磊却已没有机会去享受这样的“反哺”。

不仅如此,为了吸引日渐稀缺的优质项目,VC/PE对于“投后管理”的大力宣传直接导致了机构内部人员的职能重新调配。

“战场不分性别,我们有不同的阵地、不同的职责。在这场战役中,前方冲锋陷阵,同样需要我们后方坚守。”刘云莉说,她们9人中,7位已为人母,但在疫情期间,人人舍小家为大家,目前已经完善三十多本排查登记册。

山顶却不是投资人的终点。

“曾经,理想的归宿是进政府机关做公务员,衣食无忧,旱涝保收。”公务员家庭出身的樊磊表示,在毕业前,自己与投资行业“大概隔了五条银河”。

2月第二周(2月10-16日)部分汽车4S店陆续复工,不过买车的人仍然非常少,人们不是忙着复工就是仍旧待在家里,日均乘用车零售销量仅4098辆,与去年同期的36965辆相比,大跌89%。 从2月上半月(1-16日)整体销量来看,国内乘用车日均零售销量仅为2249辆,与去年同期的29090辆相比,大跌92%。乘联会分析认为,2月份汽车厂家销量将大幅低于预期,预计销量同比下跌70%左右。

“边民就是我们的家人,我们必须坚守。大家齐心协力才保住崇左零病例的记录。妇女节来临之际,我希望疫情赶紧过去,大家平平安安。”杨莎莎说。

“到资本寒冬我们才看到,在2015、2016一步步稳扎稳打投资硬科技、规范产品运营、深谙风控原则、控制估值的机构为投资者带来了可观的回报。”陈莉表示,“在2019年,这些机构不论大小都有钱可投,LP信任他们。”

在中越边境线上,无数个她们不畏艰苦,用实际行动保护边民安全,在防疫的同时,守好祖国的“南大门”。

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像刘敏敏一样坚守一线的女警还有很多。她们“逆行”在城市和村屯的街头巷尾,哪里有需要,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她们的身影。

昔日,作为一家PE机构的高级投资经理,樊磊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拥有无数同龄人羡慕的“金饭碗”。如今,极寒的2019年,机构被迫变得冷静,人员优化近乎苛刻。

TMT领域高级投资经理陈莉在公司的“强制跟投政策”下,几乎花掉了五年来所有的积蓄,万般无奈下选择离开。

“大批投资经理的‘出走’将推动行业的更替。”依旧留在VC行业的郑越表示,“依赖于人的行业终归会因为风格易变、资源随人走的特点而滋生一批新的专业机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欧美VC/PE等行业的变革无一不如此。”

但是,郑越依旧如履薄冰。“中国VC/PE行业大的投资逻辑都是根据移动互联网时期建立的。到了所谓的‘硬科技时代’,一切重新开始,这对于我这个‘投资新手’来说,很难。”

陈莉的家庭并不富裕,毕业后她一直在VC行业“摸爬滚打”,攒了一些钱。但是,在公司几次要求跟投后,陈莉自称,“压力越来越大,快活不起了。”

这次选择,被马斌视为关乎“尊严”。

“个人信息不全,数据再核对一下”“一会赶紧把这些情况整理汇总”……桂林市公安局七星分局指挥中心里,数据核查分组的9名女警正在收集、整理疫情防控相关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