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免费食物排队2公里1660万人失业让美国人透心凉

领免费食物排队2公里 奢侈品商店加装防护板

1660万人失业让美国人透心凉

美媒报道,服务业和其他受疫情影响而“被牺牲”的产业中,有相当数量有色人种从业者。北卡罗来纳州梅克伦堡县32.9%人口为非洲裔,该地区感染病例中非洲裔占43.9%;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26%人口为非洲裔,但该市近一半感染病例、八成死亡病例为非洲裔;密歇根州14%人口为非洲裔,该州35%感染病例、40%死亡病例为非洲裔……而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

亚马逊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成了一些人的“救命稻草”。50岁的赫梅尔是俄勒冈州一家小企业的老板,如今她迫切希望在附近的亚马逊仓库工作。亚马逊为仓库和配送网络新增了10万个工作岗位,并且不需要相关履历或工作经验。虽然赫梅尔有希望获得小企业管理局的救灾贷款,但“前面有3600万人在排队,等排到时我就破产了”。

维护国家安全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的核心要求,也是特区根据基本法必须履行的宪制责任。

不少美国人主动选择被解雇,因为失业救济要高于疫情期间的工资。但是,他们面对的是崩溃的失业申请网站和难以打通的咨询热线。

首先,要正确认识中国宪法与基本法的关系。

500家最大上市公司市值蒸发3万亿美元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月签署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包括发放失业救济、帮助企业获得贷款等。按照标准,格林夫妇每人能获得1200美元失业救济金。但是对于他们这样前景不确定的普通美国人来说,这笔款项可能不太够。

“过去一周的生活,是绝无仅有的体验。”自加州发布居家令以来,乔什·索德每晚仅睡三四小时,这是他每天在餐馆关门的恐慌中唯一的喘息时间。他的餐厅在好莱坞北部,估计每季度将损失25万美元,迫使他在一天内解雇了75名员工。

“一国两制”是由中国政府制定并坚定不移执行的一项基本国策,它的提出首先是为了实现和维护国家统一。《基本法》序言第一句即开宗明义指出,“香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并将“维护国家的统一和领土完整”列为基本法的立法目的之首。

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说,数十年来的“结构性”种族主义政策,使很多有色人种无法获得优质医疗服务,买不起房子,也没有经济保障,而疫情使原本就存在的种种不平等更加两极分化。

一旦情势难以好转,美国社会的沉疴旧疾一触即发:枪支泛滥、社会失序……纽约警方数据显示,自3月12日进入紧急状态到3月底,全市共发生254起针对商业店铺的抢劫,较去年同期增长75%。纽约市中心的奢侈品商店纷纷在店铺外加装木板,应对可能到来的打砸抢。

“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已进入了“五十年不变”的中期。23年来香港社会出现各种纷争,往往与没有全面准确理解基本法相关。特别是内外反中乱港势力揣着明白装糊涂,刻意歪曲基本法宗旨和内容,阻挠基本法全面准确实施,甚至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将违反基本法、破坏“港人治港”、侵蚀高度自治的脏水泼向中央和特区政府。我们必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

据安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1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徐某利用担任安仁农商银行华王支行客户经理的职务之便,采取冒用亲友身份信息以及其在银行内部信息系统查询到的客户身份信息,向安仁农商银行华王支行申请贷款,并擅自用支行行长及会计的内部操作账号进行贷款审批发放。

安仁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身为银行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采取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进行贷款的手段,挪用本单位资金89万元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归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

可以料想,进一步加深的社会撕裂反过来又将进一步增加抗击疫情的难度。旧疾新伤,一句话,考验特朗普的时刻到了。

有类似经历的一名纽约灯光设计师直言:“这些繁复的手续简直和病毒本身一样让人焦虑。”

美国加州南部一处临时设置的食物发放区吸引了许多民众前往,等待领取免费食物的车辆大排长龙,队伍接近2公里。如果够幸运,可以领到一个16公斤重的箱子,里面有米、小扁豆、冷冻鸡肉、柳橙等。一名40岁男子是高尔夫赛事承包商,带着孩子一起排队。他说:“我已经3周没有工作,虽然攒了一点钱,但还要付房租和电话费等。”

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今年又恰逢美国大选,疫情蔓延带来的经济问题被包裹上了政治色彩。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激烈争斗让疫情被提前“政治化”,直接影响了民众前期对疫情的认知,眼下两党在如何进一步增加经济援助力度的方案上又分歧严重。除了两党对立,联邦和州政府还各自为政。

原本平稳的生活,突然变得让人惊慌失措。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徐某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

“那些钱是肮脏的创可贴,并不会治愈我。但我现在正在‘大出血’,只能接受。”格林对特朗普的经济措施似乎并不买账,却也无可奈何。

拉科玛·埃索为生活烦恼,但乐观地觉得救济金“有总比没有好”。她是纽约罗切斯特一所公立学校的员工,有三个18岁、16岁和9岁的儿子。她住的房子月租1100美元,其余的钱都用来吃饭。孩子学校提供食物,但她说这还不够,因为“他们提供的是即食食品不是热饭,孩子们不想每天吃三明治”。

中国实行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中央对所有地方行政区域拥有全面管治权。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是包括全面管治权在内的完整主权。根据宪法和基本法,中央政府对特区拥有的全面管治权包括特别行政区的创制权,特区政府的组织权,基本法的制定、修改和解释权,对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的监督权,向行政长官发出指令权,决定在特区实施全国性法律等等。

社会撕裂进一步加深考验特朗普时候到了

疫情正在加剧美国社会的不平等。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的艰难执行,在一些美国人看来只是特朗普政府应对不力的表现之一。由于法案制定不够细致,现金补助无法涵盖所有目标人群,有些弱势群体事实上被排除在计划之外。

他设法找到了一份在超市的工作。上班第一天,看到人们隔着很远距离排队的样子,他突然有些慌乱,但又安慰自己“我有工作”。

“一国两制”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制度创新,是中华民族对人类社会的一大贡献。基本法是“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具体化和法律化。在香港基本法颁布三十周年之际,重温其核心要义,既是不忘初心,更是引领未来。

此外,美国人的消费习惯使得形势雪上加霜。美联储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家庭平均负债14万美元,负债率突破80%。如果疫情无法在短时期内得到控制,坏账将破坏各行各业的信用体系,对国民经济造成连锁破坏。“美国正处于衰退中,衰退看似仍将加剧。”标准普尔经济师博维诺说,“问题是在美国经济复苏前,衰退将持续多久。”

作为“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拥护者,香港繁荣稳定的持份者,国际社会应该全面准确理解、真心实意支持落实基本法。只有全面准确落实基本法,与时俱进完善特别行政区同宪法和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防止“一国两制”变形走样,才能确保“一国两制”事业行稳致远。

分析师预测,美国失业人数将继续上升,到4月底将超过2000万人。由于数据存在滞后性,美国就业市场远未触底,全面损失预计将在未来数月显现。甚至有机构预测,美国失业率会达到32%,超过1933年经济大萧条时期。

失业管理处热线电话打了5200多次没打通

疫情加剧不平等非洲裔感染率高

香港回归已近23年,相关立法仍未完成。反中乱港势力不仅千方百计反对阻挠23条立法,将其妖魔化,而且勾结外部势力,挖空心思想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并变成渗透、破坏、分裂、颠覆中国的桥头堡。去年修例风波中,反中乱港势力践踏基本法和特区法治,挑战中央权力,肆无忌惮地打砸抢烧,“邀请”和乞求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和制裁特区。还有人企图通过议会拉布、街头暴力等推翻特区合法政权。一些极端分子甚至公然打出“港独”旗帜,呼喊“港独”口号,发表“港独”宣言,严重危害国家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踩踏“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挑战基本法权威。

第四,基本法划出了一条红线,即不能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

如果不采取及时有效的进一步措施,一场更大的风暴近在眼前。

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面临大规模失业的国家,但英国《卫报》指出,外包、合同工和零工经济的增加使美国工人面临突然经济冲击的风险加剧。相比其他西方国家,美国更没有德国那样的福利安全网和加拿大那样的公共医疗体系。

经核实,徐某共冒用32人的身份信息发放贷款,每人贷款5万元,共计160万元。

这是让美国人心凉的数字: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过去三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美国人达到1660万,意味着大约有十分之一美国人已经失业,创下了美国1948年以来失业人数最高和增加最快的纪录。

2019年8月14日,被告人徐某到安仁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同时,基本法第2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疫情考验着美国政府的治理能力,特朗普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美媒指出,防控措施重创了经济,但如果想尽快恢复经济秩序,美国民众又将暴露在病毒威胁之中。

“一国两制”是中国政府根据宪法通过制定基本法赋予特区并实施的。“一国两制”不是香港与生俱来的,更不是由英国“赐予”。一直到1997年6月30日23时59分59秒,英国女王任命的总督还在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既没有“港人治港”,更没有高度自治。

3月11日,裁判文书网披露湖南安仁农商行员工挪用单位资金的一审判决。

对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救经济还是抗疫情”似乎难以两全。而对更多美国人来说,比起病毒,按小时领薪水的他们更害怕失业。

白宫正在制定复工计划,期望在大规模检测的基础上推动经济回归正轨,特朗普计划组建一个由医疗专家和商业领导人组成的委员会。但卫生专家认为,复工不可操之过急。美联储官员表示,疫情令美国经济前景急剧恶化,何时反弹取决于控制疫情措施的成效。

上述贷款自己主要被徐某用于个人公积金缴款、归还借款、购买人寿保险或购物消费等。案发时已归还71.2万元,尚有89万元未归还。

“我需要政府的帮助,但眼下的这些远远不够。”瑞安·格林原本在旧金山一家夜总会做保安,疫情暴发后被解雇。他的妻子简失去了在一家视听设备租赁公司的工作,担心可能会永久失业。这对夫妻的收入从每月8000美元急剧缩水,现在正努力支付各种账单。

宪法是中国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法律地位和效力,是特别行政区制度和香港基本法的法律渊源。1982年通过的中国宪法第31条规定“国家在必要时得设立特别行政区”,这是中国政府设立香港特区的法律依据。基本法序言中明确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全国人大制定香港基本法,规定特区实行的制度,以保障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实施。”可见,宪法是母法,基本法是子法,基本法从属于宪法,香港有尊重、遵守国家宪法的义务和责任。

月收入大幅缩水救济金远远不够

这些都表明,“一国”是实行“两制”的前提和基础,“两制”从属和派生于“一国”并统一于“一国”之内。“一国”是根、是本。如果“一国”原则出现动摇,“两制”就无从谈起。“一国”和“两制”不是平行的,更不能用“两制”否定和抵制“一国”。香港出现乱象,一个重要原因是反中乱港和外部势力无视“一国”之本,挑战“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

住在得克萨斯州的利亚姆·阿佩利失业后一直拨打失业管理处的热线电话,手机记录显示他一共拨打了5257次,全部没有接通。得克萨斯在过去两周里接到了50万人失业救济申请,已经接近2019年全年申请总数。阿佩利希望至少能被通知什么时候会有回音,这样“才能知道黑暗之后会有光明”。

“过去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是美国公司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华尔街日报》写道,美国人眼睁睁看着麦当劳全线停业、迪士尼无限期关门、底特律工厂接二连三停产。仅仅一个月,美国500家最大上市公司的市值集体蒸发了3万亿美元。

美国餐馆业协会估算,如果关门持续3个月,餐饮业将损失500万到700万个工作岗位,占餐饮业岗位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同时,疫情可能导致美国餐饮业营业额在未来3个月损失2250亿美元。为避免破产,餐厅纷纷采用隔空自取、增加外卖、免下车柜台等“花式”点餐法。

第三,香港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而是来源于中央授权,香港与中央不是分权关系,中央对“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有监督权。

显然,那种认为香港在一个中国的名义下享有完全自治,中央政府只有外交权和防务权,因此应该对香港特区事务不管不问,本身就背离了“一国两制”原则精神,也不符合中国宪法和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只谈特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否定中央政府的全面管治权,甚至把中央政府依法行使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权力诋毁为干预香港事务、收紧对港管治、破坏香港法治、侵蚀香港自治,是完全错误的。

第二,《基本法》本质上是“一国两制”方针政策的法律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