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电只需15分钟iQOO旗舰新品将搭载120W超快闪充技术

中新网7月13日电 今天,智能手机品牌iQOO放出了一段15分钟的“探索每一刻——iQOO新品技术沟通会”视频,对外宣布全新的120W超快闪充技术很快将量产的信息,并公布了更多技术细节。此次沟通会的重点,则是这一充突破性技术的量产信息——搭载全新120W超快闪充的iQOO 新品手机很快将正式发布。

脱胎于2019年vivo Super FlashCharge 120W,此次的120W超快闪充技术同样基于20V / 6A 的充电方案。新技术综合考量了能量转化、温升控制、充电安全、器材兼容性等多个关键因素,将充电转化率由过去的97% 提升至98.5%。通过手机行业首发的6C电芯,配合半压双电荷泵、双电芯串联等技术,可将20V 6A转化为5V 12A的电流,使将15分钟充至100%* 变为了现实(*数据来源iQOO实验室,测试机熄屏状态下,从1%开始计算)。

今年6月28日,胡宁向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提交人事仲裁申请,提出以下几项请求:

至于胡宁提出的“学校应该补发其2019年11月的工资待遇12660元,以及返还其被迫交纳的医保费1754元”,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称,校方并不存在扣发胡宁的工资,只是算他在岗的时间计发工资。去年11、12月他不在岗,校方不可能再给他发工资。至于医保费,江西的政策是每年年初把单位部分和个人部分一次性从学校账户上支走,学校会把应该由教师个人承担的医保,从老师的工资里扣除,全体教师都是一样的。

1、被申请人(指“南昌工程学院”,下同)返还申请人(指“胡宁”,下同)在被迫情形下交付的“违约金”438946元。

学校人事处根据胡宁近3年年度平均收入195086.9元计算,按照文件的第十四条违约金计算方法“个人近三年内年均收入×未完成服务期时间(年)”,核算出来违约金为:195086.9×2.25=438946元。

胡宁对此表示质疑:“我的博士服务期已经完成了,怎么还有这么多赔款?”

胡宁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并签名。

仲裁委驳回胡宁的全部仲裁请求

此外,胡宁称,按照博士服务期协议,学校还有48000元的住房补贴尚未支付给他。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则解释道,“虽然他的博士服务期是六年,但实际上这笔住房补贴是按十年发放的,就是需要在这里干满十年。后面他不在我们学校服务了,这笔钱肯定就不会支付了。”

张晓明表示,有的国家声称要对中方一些官员采取严厉制裁措施,这是强盗逻辑。我们现在做的是在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这完全是我们的内政。当然我们也不是吓大的。中国人看别人脸色、仰人鼻息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央怎么能够对各种反中乱港势力在香港肆无忌惮地从事分裂国家、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坐视不理呢?世界上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对危害自身安全的犯罪屡屡发生却置之不理的吗?”张晓明说,“一国两制”是我们的国策,没有任何人比我们更加珍惜“一国两制”,没有任何人比我们更加了解“一国两制”的真谛,也没有谁比我们对“一国两制”更有定义权和解释权。

在全新的充电器内部,增加了两个独立的温控感应芯片,可以根据使用状态智能调节电压流输入与输出,让整个充电过程稳定快速且始终保持在适宜温度中。

日前,由澎湃新闻报道的“高校教师离职遭校方索赔”的现象,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公众围绕协议合理性和人才去与留的问题展开热议。

学校人事处对于胡宁申请调离违约金核算情况。

5、被申请人返还申请人被迫交纳的“医保费”1754元。

“博士服务期满了没算违约金,是胡宁评上教授后另有5年服务期,还没满。金额数是按《南昌工程学院人事调配暂行规定(修订)》【南工发〔2018〕41号】上有关规定核算出来的。”学校人事处办事人员给出答复。

在即将发布的旗舰新品上,iQOO对产品备受好评的碳纤VC液冷散热系统进行了大幅升级。新品继续采用了备受好评的VC均热板,在增加均热板面积的同时加强了高热导凝胶材质的使用,进一步加强了散热面积。在降压充电芯片上,采用高热导凝胶进行了包裹式散热,在自身可散热的同时将芯片上的热量引导至均热板上,彻底发挥了均热板的散热能力。另外,整机内部的石墨散热膜面积也有所增加,在提升充电散热水平的同时也提高了游戏等各类高性能输出场景的散热。

4、被申请人支付申请人经济补偿271177.5元。

胡宁称,自己在去年10月份向学校提交了离职申请,被人事处领导要求其在调动报告上必须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并签名,否则难以顺利办理离职手续。去年11月,胡宁正式调离南昌工程学院,在办理调动手续过程中,“在被迫情形下”向南昌工程学院交纳了违约金43.8946万元。

当天,学校人事处相关办事人员告知胡宁,根据其与学校签署的服务期协议和有关人事调配规章制度,先要核算违约金赔款,交纳完违约金后才能办理调动手续。人事处向胡宁出示了核算出来的违约金数额——438946元人民币。

根据双方在2013年签署的《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显示,校方为胡宁提供住房补贴12万元,采取分10年按季度发放的方式,每年发放1.2万元。

塔相关法律规定,在该国正式注册的政党、独立工会联盟、青年联盟,及部分州市的地方议会均有权提名1位总统候选人。此外,符合参选要求的公民若能够收集到超过5%的选民签名(约22万个),也可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完)

胡宁对于学校这一处理结果并不满意。

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胡宁需赔偿违约金是因为他评定了高级职称,需要增加相应的服务期,而且他当时也签订了相应的协议。至于离职教师为何需要在调动报告上写下服从承诺,上述人员回应称,这是正常流程的要求,所有老师都是这样走程序,没有特别针对胡宁增加任何手续。

至于胡宁提出“学校应该补发《服务期协议书》约定的住房补贴48000元”的说法,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解释道,虽然胡宁的博士服务期是六年,但住房补贴是按十年发放的,也就是他需要在这里干满十年。“最后的四年,他不在我们这里服务了,这笔钱肯定就不会支付了。”

2019年9月,委培博士服务期已满的胡宁向南昌工程学院校领导请求离职调动事宜,未获得校领导同意。10月中旬,马克思主义学院通知胡宁可以申请调动。10月21日,胡宁正式提交调动申请表和调动报告,经马克思主义学院领导签署意见盖章后送交校人事处。

《南昌工程学院人事调配暂行规定(修订)》【南工发2018(41)号】。

《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 本文图片 受访者提供

胡宁告诉澎湃新闻,他是在2016年12月评上教授的,2017年1月开始享受教授工资待遇到2019年10月,共2年10个月,总收入约55.2095万元,赔了43.8946万元,还剩11.3149万元。

“交了‘违约金’后,我当教授这两年多的年均收入只有约4.4万元!比一个讲师还低得多,连基本生活都困难!等于不吃不喝为学校服务了近3年时间。”胡宁说道。

对此,校方却有不同的解释。《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仲裁裁决书》【赣劳人仲字[2020]第399号】显示,南昌工程学院对此辩解称,胡宁为了顺利调往省外高校而选择承担违约责任并主动交付违约金,却在校方为其办理调离手续成功调至某大学后,主张交付违约金受到胁迫等理由要求返还。胡宁完全是自身原因主动要求调往省外,其主张学校胁迫、单方面决定解除人事关系完全强词夺理。

胡宁向澎湃新闻介绍,自己是在2003年7月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即入职南昌工程学院(原为“南昌水利水电高等专科学校”),在马克思主义学院任教。2010年9月至2013年6月,胡宁在职攻读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专业博士学位,获博士学历学位。2013年10月,他曾与南昌工程学院签订一份《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约定博士毕业后继续在该校服务6年至2019年6月29日。

9月9日,澎湃新闻就“教授5年服务期未满需赔付违约金”一事致电南昌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党支部书记、宣传部长洪恩强。洪恩强回应,这是国内高校普遍的情况,老师的引进和培养会有服务期的约定,并不是哪一所学校的特殊做法。

胡宁称,当时学校人事处领导要求他在调动报告上必须写上“本人承诺按照服务期协议和学校相关政策履行服务期责任”的字样并再次签名,否则,人事处不会将此报告上报到学校校长办公会和党委会会议讨论,离职手续就难以顺利进行。

9月8日,南昌工程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胡宁(化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他在博士服务期满后提出离职时,被南昌工程学院索赔违约金43.8946万元人民币,校方给出的理由是:博士服务期满了没有违约,但评上教授的5年服务期还没满,算违约。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 严丽:那个时候没有别的杂念,只想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做快一点,再做快一点。可以帮助更多的乡亲父老,不再受病痛折磨。这是我们当时最朴素的想法。同济医院作为华中地区最大的医院,我们也是一个科研单位。我们从科研上怎么能够在公共卫生体系或者医疗卫生体系上做一点工作,能够使我们在早期更早发现流行病的趋势并给予预防,这是我们下一步要考虑的事情。(总台央视记者 倪晶依 孙丽鹏)

过去的电芯大多只能支持最大4A或6A的电流输入,现在如果需要接受12A的电流,就需要电芯拥有过去的两到三倍*的负荷能力(*基于iQOO一代FlashCharge 44W,负荷能力提升2~3倍)。现在市面上的手机电芯,最高规格是3C左右,而此次iQOO带来了手机行业首发的全新6C规格电芯,单颗就可承受12A的最大输入电流,是手机行业技术的又一次革新。

在已确定的候选人中包括现任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他被塔执政党人民民主党及塔独立工会联盟、青年联盟等提名为总统候选人。拉赫蒙出生于1952年,1994年当选总统,并分别于1999年、2006年和2013年连续三次赢得连任。

基于多项技术,120W超快闪充的充电器支持100-240V宽电压输入,在供电不足时或在其他低于220V的国家与地区,充电器仍能保持最高120W的输出功率。

9月9日中午,胡宁告诉澎湃新闻,其律师从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处获悉,仲裁结果已出,其全部仲裁请求被驳回。

《南昌工程学院委培高学历人才服务期协议书》关于住房补贴发放的规定。

“换句话说,我交了‘违约金’后,当教授的这两年多时间的年均收入只有约4.4万元!比一个讲师还低得多,连基本生活都困难!等于不吃不喝为学校服务了近3年时间。”胡宁称,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评上教授和副教授必须要增加服务期,即使增加服务期,学校的违约金也不能这么高,几乎相当于老师一年的收入。

胡宁称,自己首先提出了解除人事关系的意向,但在得知学校索要“巨额赔偿”之时,不愿意解除人事关系,双方并没有达成“合意”,因此被申请人单方强制解除人事关系的行为无效。南昌工程学院强迫自己离职,要求自己缴纳巨额“违约金”以及克扣2019年11月份工资的行为违反了相关的法律规定,严重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不满高额违约金,提出仲裁申请

胡宁称,江西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已在7月5日通知受理上述仲裁申请,8月10日曾开过庭。9月9日上午,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相关工作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表示,“我们已经在走法律途径了,也在等裁决结果。”

国家电网公司华中分部调控中心主任工程师 鄢发齐:有三句话,不忘记昨天的苦难辉煌、今天的使命担当、明天的伟大梦想,我们的国家还有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中国共产党都是非常不容易的,经过了苦难辉煌。建起了强大的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塔将于10月11日举行总统选举,阿卜杜罗耶夫是第6位公开亮相的总统候选人。截至目前,塔人民民主党、农业党、社会主义党、民主党、经济改革党、共产党等主要政党的总统候选人均已确定。

根据胡宁的说法,考虑到高额的赔偿款,以及女儿还在江西读大学等问题,胡宁当时决定暂不离职。但2019年11月,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回复胡宁称,校领导不同意其留校,要求其尽快办理离校手续。

历经12个月,iQOO将120W超快闪充技术带到了即将发布的iQOO旗舰新品上,同时还首发了6C高倍率电芯,定制了单颗就能完成60W 转换功率的电荷泵技术芯片,引入了创新“阵列式极耳结构”,大幅推高了当前手机产品的充电水平上限。

武汉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党委书记、政委 习忠将:我们在武汉疫情防控过程当中主要担负武汉天河机场口岸,中国人回国的边防检查任务。下一步我们会以此次大会为契机,继续大力弘扬伟大抗疫精神,继续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和防输入工作,继续履行好本职工作为湖北省改革开放和复产复工贡献移民管理警察的职责和力量。

3、被申请人补发《服务期协议书》约定的住房补贴48000元。

教授5年服务期未满,需赔违约金

2019年11月4日,胡宁接到南昌工程学院人事处发来的《职工调离通知》。该通知显示,经学校研究同意胡宁调离,要求及时办理离校、档案转接等手续,同时称“自2019年11月停发工资及缴纳社保”。

在功率大幅提升的同时,120W超快闪充技术在安全性上也做了诸多优化,让整个充电过程更快的同时也更稳定安全。在电池内部设计上,iQOO带来了创新的“MTW 阵列式极耳结构”:普通的电芯由 “正极 + 隔膜 + 负极”组成一层,连续卷绕而成,整个结构仅一正一负两个极耳;而iQOO此次带来的全新“MTW 阵列式极耳结构”,在每一个卷绕层中,都探出了极耳,相当于给电芯内部做了多次并联,大幅降低正负极片电阻,从而降低整个电芯的阻抗,从源头控制了电池发热。

按照上述文件第七条规定,胡宁于2016年12月评上教授,须在校服务期满5年至2021年12月。他于2019年10月正式离职,还有2年2个月的服务期未完成。另按第十四条规定,不足3个月的按1/4年计算,也就是未完成服务期时间为2.25年。

张晓明说,香港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偏离“一国两制”正确轨道的现象,有些甚至挑战了“一国两制”的底线。香港国安法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要纠偏,说得形象一点,就是要往“一国”的方向拉近一些,最终还是为了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而不是要改变“一国两制”。

2、被申请人补发申请人2019年11月的工资待遇12660元。

同年11月28日,胡宁正式调离南昌工程学院。在办理离职手续过程中,胡宁称,他向南昌工程学院交纳了违约金43.8946万元、返还学校为其预交的教职工医疗保险金1754元,被学校扣发了2019年11月工资收入12660元,以及根据博士服务期协议,学校还有48000元的住房补贴尚未支付给他。

塔吉克斯坦自1994年起实行总统制,每届总统任期为5年,可连任1次,后修宪将总统任期改为7年,总统候选人的年龄限制由此前的不小于35周岁,调整至不小于30周岁,并以法律的形式确定总统任期次数限制不适用于“民族领袖”拉赫蒙。

他指出,这两天有的国家的政治人物公开说我们现在要在香港搞“一国一制”。这里涉及一个关键问题是对“一国两制”方针的理解是不是全面准确。中央一直强调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就是因为无论是香港还是国际上都有一些人把“一国两制”的“经”念歪了。每当中央依法行使某些权力时,西方都会有人出来指责说破坏了“一国两制”,侵蚀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好像香港的事情中央什么都不能管,反而他倒可以随意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