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在行走春天在路上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我给我的租客免房租,我的房东不给我免房租”

张先生介绍道,在与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协商后,他同意给房子每个月减免500元,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则表示,中介公司也将减免500元。

“减免房租只是一个倡议,不做硬性规定,所以,是否减免房租、减免多少,都由房东和中介公司商量着来,没有统一的规定。考虑到疫情不知道持续多久,我给我的租客每个月减免500元是比较合适的优惠方式。而我的房东对我不减免房租,他可能有自己的考虑,这是个人意愿的问题。”张先生称。

去年夏天,刘先生将自己在北京西单附近的一处43.5平方米的房屋,以每月6600元的房租价格委托给某中介公司,中介公司对外租价为每月8000元。

第一农村的发展空间是很大,但是毕竟农村的消费力,人流量,创业机会,项目都有限。目前来说一说到回农村创业除了养殖就是种植。 可是在城市不一样,机会很多,不管怎么样你能在城里干的就不要回农村。

“看疫情发展情况再决定是否免房租”

“我在沈阳的房子是3室1厅1厨1卫的格局,据我所知,中介公司将房子分别租给了3位租客,总租金在3200元左右。中介公司以每月2500元的租金支付给我,按季度结算。”张先生称。

刘先生介绍道,北京的房租高,房东需要缴纳的物业费也不少。此外,由于疫情的拐点尚不明朗,自己的租客是否是感染者还未可知。“北京的人口流动量极大,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万一租客是感染者,那么后续,房屋需要重新消毒、装修,这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目前,中介公司没有通知,所以还是要看疫情发展情况如何,再决定接下来是否会有减免措施。”刘先生称。

不可否认,城市里的教育环境和知识水平相对农村来说肯定更好。如果你对自己所学的知识有所把握,那么在农村里开一个学习班、兴趣班也是不错的,毕竟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早日成才,所以,如果村子里有一个学习兴趣班,还是会有很多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过去学习的。

“第四篇文章是做好动植物种质资源中转基地”。沈晓明表示,中转基地既能保护中国生物安全,也可为周边东盟国家服务,以推进种业、物流和国际贸易发展。(完)

第二就是国家政策再好,没有关系很难拿到任何实质性的补贴。国家的政策是什么,要么你有关系即使你没有项目也能拿到,要么就是自己有一定的规模了国家来扶持你。可是对于大部分农村创业者来说就是刚开始第一桶金难,如果自己有几百万几千万建一个厂或者办个公司。那何必要你来扶持。等自己上了规模走上正轨,还缺那一点吗?

回顾起“免房租”事件的经过,既是房东又是租客的张先生笑着表示,“我给我的租客免房租,我的房东不给我免房租”。

以一些科技与服务外包企业为主体,就可形成了一个的科技城。沈晓明表示,南繁科技城是做好“南繁硅谷”第二篇文章。沈晓明介绍,南繁科技城由“一主两辅”构成,“一主”即崖州湾科技城,“两辅”是指乐东县抱孔洋及陵水县安马洋。南繁科技城应具备供科研人员“拎包研发”的公共技术平台,有人才培养机构、科学研究机构,有种业行业的龙头企业,有律师事务所、专利事务所等专业服务机构。此外还有“一流的学校、一流的医院、一流的商业设施、一流的会展设施”,既宜业,且宜居。

大家都知道现在好多城市里的人,每天面临着买房、买车、结婚等各种生活压力,在平日空闲的时候最想做的事当然就是找个安静的环境好好放松一下,但是城市的环境下,噪音空气等各种污染很难让人静下心来放松,所以有些人会选择节假日到农村养生看看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大学生返乡就可以做这些相关的养生项目,毕竟是都是从城市里过来的,都懂大家需要到底是哪方面的放松。

“‘南繁硅谷’内容是南繁,落脚点是‘硅谷’。”沈晓明说,海南建“南繁硅谷”首先要做好“硅谷文章”。

“目前,中介公司还没有和我沟通‘减免房租’的事情。因为是完全委托给中介公司,所以我也不能直接对接租客,而且中介公司的管家从去年至现在已经换了3个,很多租客信息也不能及时反馈给我。”刘先生称。

关于防疫期间是否会减免房租,李先生表示,“房租本来就不高,之前周围的房东都涨价了,我们坚持没有涨房租。这次不打算减免房租,因为我每个月还要还房贷”。李先生介绍道,去年在广东惠州已首付购买了一套127平方米的房子,计划作为婚房使用,每个月需要还贷款4000元。

“不打算减免房租,因为还要还房贷”

“硅谷”意味着高科技产业和人才云集、科技创新活跃。南繁之硅谷如何建?沈晓明认为,要以产业化为核心推动南繁转型升级,实现由事业向事业与产业并举的转变;实现从各自为政向协同攻关的转变,南繁人员需从“背靠背育种”,变为“手拉手育种”;实现从单纯田头育种,转向田头育种加实验室育种的转变,从冬季育种向全年育种转变;实现从一手包办式的育种,向科技研发服务外包模式的转变。

沈晓明说,做好自贸港是推进“南繁硅谷”第三篇文章。自贸港意味着零关税、低税率、减税制;人员进出自由,资金进出自由和货物进出自由。

农家乐和上面的养生其实是有些相似的,但是这个更主要是在食品方面,城里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体处于一个亚健康的状态,多吃健康绿色的食品对自己的身心健康都有益,并且还能自己体验一些农村的生活,这也还是不错的。

网购是现在年轻人购物的方式之一,在乡下有许多的绿色健康的农副产品,农民在家又吃不完,卖也卖不出去,最后都导致这些东西腐烂掉,如果你懂电商,就可以在自己家开一个小小的网店,和农民合作,将他们绿色无污染的产品卖出去。当然了电商还包含了一个快递业,你还可以在农村建立一个快递点,这样既方便他人取快递也方便自己送快递。

关于“「大学生回农村创业」能行么?可以做点什么?”的全部介绍就到这里了,大学生创业既能够锻炼自己,又能够减轻社会的压力,带动村子的发展,当然,在大学生回农村之前要做好相应的调查和准备,看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回农村创业,能否保持初心的奋斗下去是很关键的。

第三就是看到的都是成功的,请问失败的会有人关注吗?作为过来人,如果想回农村,不能光去看那些成功的,也要去看看那些失败的,为什么失败,问题在哪里。这样自己才能避免。

此外,刘先生表示,减免房租是中介操作的,委托类出租房屋的合同没有改变,因为已有既往的合同,再修改合同也要符合法律流程。

“2月3日下午,沈阳的房屋托管中介公司给我来电话,说辽宁省房地产协会发出了一个倡议书,为应对这次新冠肺炎,号召房东为企业和个人减免房租,想征求我的意见,看看给租客减免多少合适。”张先生称。

大学生回农村创业可以做点什么?

“目前,我和女朋友都还在家里隔离,无法回公司工作,但银行还是会继续扣每月的房贷,由于买婚房的时候走的是商业贷款,每月的贷款利率很高。比如贷款50万元,分期30年付清,差不多总共要还90万元。我给租客免房租,银行也不会延迟让我还房贷,更不会降低贷款利率,所以还是按照之前的法律合同约定执行,无论是房东还是租客,大家一起挺过这次疫情,让生活都回到正轨。”李先生称。

此前,张先生将自己在沈阳市中心110平方米的房子,以每月2500元的价格委托给当地的房屋中介公司出租。张先生本人在北京朝阳区某研发公司担任常务副总经理,在公司附近租住55平方米的公寓,支付着每月7000元的房租。

沈晓明认为,在“三税三自由”框架下,硬件层面,在海南建科研实验室的成本更低,购置农业器械相对更便宜;软环境方面,贸易便利化的措施有利于推动种业走出去。沈晓明还设想在南繁科技城设立知识产权法庭,以保护研究者的知识产权方面的权益。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张先生表示,北京的房东并未给予他减免房租的优惠措施。“自我隔离期间,房东也给我来过电话,咨询是否已在社区登记。在谈到北京关于减免房租倡议的时候,房东并没有同意给我减免房租,房租仍是每月7000元。”张先生称。

几年前,李先生将自己在广州萝岗区的一间60平方米小公寓对外出租,每月房租1200元。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